国企混改深度思考|广州基金左梁:政府产业基金是理想的第三方力量-广州基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封面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企混改深度思考|广州基金左梁:政府产业基金是理想的第三方力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3-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国企混改近年来成为市场焦点,但目前总体进?#20849;?#19981;理想。主要的困惑在哪?民营资本关心的是“You jump”和“I jump”的先后顺序,国有股东承担的是国资流失的风险和保值增值的压力。那么,既有国?#26102;?#26223;又引入社会资本的政府产业基金是否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?广州基金左梁此前在“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”的主题演讲干货十足,大量的实操案例有望为同行带来启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嘉宾介绍:左梁,工商管理硕士,曾任职广州市财政局、广州市国资委,现任广州基金子公司广州国创基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创基金?#20445;?#24635;经理。左梁基金运作经验丰富,募集资金超过1000亿,主导投资金额超过100亿,长期担任多家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负责人,与广汽股份、白云山、浪奇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设立并购基金,于广州地铁、广?#23637;?#20221;、广州建筑、广州放置等10余家国企设立产业基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阅读之前,请先思考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国有股东和社会资本对参与国企改革的主要困惑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目前较为成熟的国企混改模式是如何运作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政府产业基金可以在国企改革中承担什么角色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ou jump?I jump?国企改革困惑剖析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梁在演讲中指出,目前国企改革势头良好,但离理想预期还有不少差距,面临民营资本积极性、国有股东压力、公司治理、参与机构专业?#36816;?#26041;面的困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是民营资本的积极性。在国企改革中,国企如果不拿出真金白银来,民营资本会陷入“You jump I jump”的困惑,没有人带头跳进去的话,大?#19994;?#31215;极性会成问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国有股东的压力。国有股东压力来自两方面,一是害怕被指责为利益输送,二是承担了国?#26102;?#20540;增值的压力。国企混改中如何合理定价,如何实现国有股东、民营资本、员工利益共享,成为一个难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公司治理问题。民营资本进入国有股本,面临话语权争夺问题,谁都想当老大。什么样的结?#20849;?#26159;最稳定的呢?三角形。如果双方陷入争议的时候,有专业第三方发表协调意见的话,可以起到巨大作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是专业机构缺失问题。单纯的民营资本背后的自然人难以对企业日常运作提出专业意见。一个专业的投资机构,通过系统的投后管理,可?#24895;?#22909;地为企业提供各方面的专业帮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政府产业基金是在国有资本及民营资本外的理想的第三方力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成熟的模式:广州基金版“国企混改2.0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梁分享了广州基金参与国企混改的探索与?#23548;?br/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一是从国家级、行业级、企业级和项?#32771;?#22235;个层面设立国企改革基金群。国家级基金层面,广州基金参与发起的首期规模500亿的国新央企运营广州基金,目前已完成投决金额200亿;行业级基金层面,主要做法为联合行业上下游产业链多家企业共同发起基金,典型的为规模百亿的广州轨道交通产业投资发展基金;企业级基金层面,广州基金实行“一企一策?#20445;?#25658;手龙头企业,精?#22025;?#32469;产业链进行投资,助力主业做大,目前已落地的包括与广汽集团合作的广汽汽车基金;最后是项?#32771;?#22522;金层面,广州基金累计围绕国企改制、混改、并购、投资设立单项目基金超过20只,累计投资金额超50亿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踊跃参与定向增发,加强资本市场布局。目前已参与广州市属上市公司定增累计超过百亿元,央企上市公司累计超过五十亿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是直接参与改制,精?#32426;?#36164;新兴产业国企。以广州基金投资的计量行业龙头广电计量为例,目前员工个?#39034;?#32929;占30%,?#21028;?#30340;激励机制带来公司业绩年均60%的增长。参与改制的广州地铁研究院,是广东省5?#20197;?#24037;股持股试点企业,目前正在申报IPO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基金也探索出携手产业国企,沿产业?#27492;?#21521;混改的思路,如广州基金携手广汽集团投资的嘉利股份,目前已成为广汽传祺最大的车灯供应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关键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认为,经过五年时间的发展,广州基金已成为国内最专注国企改革的政府产业基金之一。通过总结经验和做法,广州基金提出“混改2.0模式?#20445;?#21253;含基金投资、产业赋能、股权激励、资本运作四大?#26041;凇?#22312;基金投资?#26041;冢?#36890;过基金募集,放大国有资本杠杆效应,同时借助灵活的制度设计,简化监管机构审批流程;在产业赋能?#26041;冢?#36890;过基金实现内部资源整合与外部产业延伸并购相结合,?#38405;?#37096;机制、管理、渠道进行改造,提升企业价?#25285;?#22312;股权激励?#26041;冢?#35774;计多样化员工持股、股权激励方案,并通过多渠道、多方式提供员工持股支持;在资本运作?#26041;冢?#36890;过直接IPO或借壳上市,实现资本市场布局,并利用资本市场,后续开展定增和资产?#23637;骸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分析,国企混改将是未来十年最具投资价值的领域,单是未来广东省国?#39318;?#37327;将有望超过20万亿。双向混改、国民共进将成为经济新常态,其中的关键是混合所有制治理结构。国企改革不能“为混而混”、“为圈钱而募资?#20445;?#39640;质量发展=产业升级+科技创新+资本证券化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产业基金在国企改革中 承担五种角色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最初的问题,政府产业基金要在国企改革扮演什么角色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梁认为应承担五种角色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要做混改“领投”人,因为政府产业基金本身具有国?#26102;?#26223;,当国有地基金率先冲入,才可打消社会资本进入难、顾虑多的问题,所以应增加主动“领投”的能力,?#23548;?#19978;基金在运作中都要强调领投和主动挖掘项目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要做资本的放大器,通过搭配财政资金、金融资金、社会资金、境外资金等各种资金,实现资金的聚焦?#22836;?#2282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要做公司治理的桥梁,通过完善治理结构、构建现代企业制度,推动员工激励、激活体制机制。因为政府产业基金参与国企改革据有天然优势,因为我们懂得政府监管部门的思维又懂得市场运作思维,能综合两种思维进行协调,减少沟通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?#27169;?#35201;做产业发展推动者,通过横向并购发挥规模效应,通过纵向整合实?#20013;?#21516;发展,通过向上升级掌握核心?#38469;?#3814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,要做国企改革?#24378;猓?#25152;谓“三分投资、七分投后?#20445;?#22522;金进入后通过战略梳理、管理咨询、人才引进、机制激活,实现对企业的多维度赋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梁认为,国企改革是未来经济增长投资的主引擎,政府产业基金将会担当第三方的角色,类似一级市场中的“公募基金”的角色,将是助推国企改革和产业发展的最佳催化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快乐10分分布图